自在生活
分享

日期
地点
主办单位
类别 :


香港掀“兼职男女友”风 靠聊天吃饭赚快钱

来自香港今年仅16岁的Jo,在今年5月特意开设Instagram户口,提供“兼职女友”的服务。

她声称,出任“兼职女友”主要是为了存钱买一支竖笛。单单是第一个月,Jo只是每星期花一一至两晚的时间,或是在没有上课的周末,与年龄介于25至35岁的男子约会,就为她带来了港币3000元(约马币1649令吉)的收入。

香港社交媒体近日掀起了“兼职女友”(PTGF – Part Time Girl Friend)风潮,她们会提供服务如吃饭、看电影,甚至还有一些会提供性服务。每一次约会的价格根据服务项目而定,大约要价100港元(约马币55令吉)至4000港元(约马币2199令吉)不等。

couple-1845620_1280-770x470

图为示意图

不过,在香港警方逮捕了10名涉嫌在自己的Instagram 户口上以“兼职女友”的名义提供性服务后,这个现象得到了社会大众的关注。

由于以往香港曾出现过大量少女提供“援交”服务,因此普遍上人们还是会觉得所谓的“兼职女友”其实也是会提供性交服务。不过Jo坚称不是所有兼职女友都会变卖自己的肉体,她自己旧曾遇过一名有特殊受虐癖好的客户,支付2000港元(约马币1099令吉)让Jo虐打他,不过两人却没有发生性关系。

“我不会逾越我的道德底线”

Jo也说,她的客户通常只是带她到戏院看戏或出外聊天。她已经在自己的Instagram帐户说明自己绝不会提供性服务。不过,她偶尔还是会遇到提出性要求的客户,只是她一定会坦然拒绝。

“很多网民污蔑我是妓女,但我学会容忍他们。”

就和许多兼职女友一样,Jo来自一个工人阶级的家庭。虽然明知道兼职女友是项高风险的工作,不过却可以在短时间内赚到很多钱。

“我是为钱而被迫要兼职,当我赚够了,就会退出。”

Jo 承认自己也会担心有些客户会强迫她提供性服务,因此每次遇到新客户时,她都会先私下和他们聊天,在确定这些客户是“好人”,后,才会答应出来约会。

她说,自己的大多数客户都属于较内向的人,他们只是太过寂寞所以想找人陪,也有人刚好失恋所以找她来填补时间。

长期和不同的男子约会,Jo直言并不会觉得自己坠入情网,她认为真正的爱情是可以永恒持久,而不需要谈及金钱。
kayelle-hongkong-engagement-prewedding-central-01

图为示意图

曾有一客户向她告白,要她做他的女朋友。当时她直接告诉他,兼职女友其实就像一个商品,只是暂时交易。

“我建议他找个专一,并会终身陪伴他的女朋友。”

当然Jo也会担心家人或朋友发现她的兼职,尤其她那传统的父亲,不过她说:“我懂得保护自己”。

另外一名也是从事兼职女友的Celine,本身是在一间语言中心任职。她也曾遇过直接要求性服务的客户,同样也会直接拒绝。“有些人就是会直接要求,我会引导他们思考,他们是否真的需要和我发生性关系。”

她说曾有客户表示自己对婚姻已经感到厌倦,要求她成为他的情妇。

“他说他想要和我来点好玩的,我告诉他:你已经有老婆了,你可以和她玩,而不是其他女人。”  另外, Celine还反建议他和老婆去旅行,并奉劝他搞婚外情绝不是解决方案。

健谈的Celine直言自己很享受和客户聊天的过程,因为他们很多都是专业人士,租约兼职女友纯粹只是为了有人陪伴和聊天。很多客户会继续找她,把她当作是一个顾问。对于较年轻的客户,她就犹如一个大姐姐。对于较成熟的客户,她则是个好伴侣,能够和聆听他们事业或家庭的问题。

与此同时,她也会在网上进行直播,分享自己对于爱情、教育等课题的想法。她认为,做了“兼职女友”后,自己更懂得男性的想法和行为。她说,这也让自己更清楚日后要找个什么样的伴侣。

对于社会上普遍歧视兼职女友,Celine认为自己只是收钱提供服务,工作性质就和社工一样:“我不怕别人知道我是兼职女友,我又不是出卖肉体。”

除了“兼职女友”以外,也有人提供“兼职男友”的服务。23岁的Brian为了训练自己的社交能力,便在Instagram开设户口,提供“兼职男友”的服务。

“我没有一个社交圈子,我想要训练自己见更多人。”

他说至今和客户约会还是会感到尴尬,还不能适应:“我和其他“兼职男友”不同,我没有自信。但是其他兼职男友可以在网络里表现自己的强项。我知道自己不是个称职的兼职男友,有时在客户前我表现不好,我会觉得我不值得她们付钱。”

Brian 通常不会订下约会的价格,反而会让客户自行决定。“因为我不要客户觉得货不对版。反正我从事这行业,我可以从中增强社交能力,而客户也能有人陪伴。”

虽然他觉得同客户出去约会很尴尬,不过他也开始学会采取主动。“比如说看恐怖片时,如果我发现客户感到害怕,会拍拍她的肩膀,或者搂着她的肩膀。”

更有一名客户每个星期都会和他约会一至两次,还给他极好的评价,甚至每天都会不时传简讯。不过,Brian坚持自己绝不会爱上客户。

“我早上会及简讯给她,但绝不是出于真情。只是因为我们已经认识很久,那是一个习惯。”

“我对感情没有太多的渴望。”

 

(内容译自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