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最正点
分享

日期
地点
主办单位
类别 :


爪夷书法回响大逾11万人参与民调 97%民意说反对!

“爪夷文书法”风波愈演愈烈,自事件于7月25日曝光后,引起华社强烈反弹,希盟各部长更是轮番出面解释该事件的来龙去脉,仍无法取得华社的认同。

由《东方日报》与本地电台《988》合作展开《爪夷文书法,该不该学?》的8方民意调查,更是创下该节目有史以来最多人参与的民调,多达11万5044人!此外,988早点up《交换角度》单元,也在星期二早上开题让公众call in,绝大部分拨电进来的公众都不认同教育部这项措施。

在11万5044名参与民调者中,高达9万2981人(80.8%)表示非常不赞成华泰小落实爪夷文书法政策,另外1万8713人(16.3%)不赞成,只有1118人(1%)及578人(0.5%)赞成及非常赞成教育部的这项政策。

%e7%88%aa%e5%a4%b7%e6%96%87%e4%b9%a6%e6%b3%95-%e8%af%a5%e4%b8%8d%e8%af%a5%e5%ad%a6-04

参与上述调查者中,已婚并育有孩子者占了7万1154人(61.8%);已婚者占了1万7852人(15.5%);单身人士占2万1686人(18.9%);离异者占了2262人(2%)及其他婚姻状态占了2090人(1.8%)。

%e7%88%aa%e5%a4%b7%e6%96%87%e4%b9%a6%e6%b3%95-%e8%af%a5%e4%b8%8d%e8%af%a5%e5%ad%a6-03

%e7%88%aa%e5%a4%b7%e6%96%87%e4%b9%a6%e6%b3%95-%e8%af%a5%e4%b8%8d%e8%af%a5%e5%ad%a6-01%e7%88%aa%e5%a4%b7%e6%96%87%e4%b9%a6%e6%b3%95-%e8%af%a5%e4%b8%8d%e8%af%a5%e5%ad%a6-02

针对教育部让华小及泰小四年级生学爪夷文书法是为了鉴赏爪夷字母书法艺术的说法,6万2445人(54.3%)认为,学生课业已繁重,无须再增加他们的负担;4万5993人(40%)认为,学习鉴赏爪夷文书法应列在课外活动,让学生自行选择学或不学;2万9423人(25.6%)认为,若华小及泰小生需学爪夷文书法,国小也需学习鉴赏华文书法及泰米尔文;2万7489人(23.9%)认为,学生应专注学习本身华文书法或泰米尔文更为实际;8378人(7.3 %)则认为,学或不学爪夷文书法都无所谓。

%e7%88%aa%e5%a4%b7%e6%96%87%e4%b9%a6%e6%b3%95-%e8%af%a5%e4%b8%8d%e8%af%a5%e5%ad%a6-05

其他民众则给出其他意见,例如,应学习对学生有帮助的课程,比如机械程序或如何在社会生存;马来文就是爪夷文的“简体字”,多此一举;怀疑背后藏有政治议程;把爪夷文书法放在美术课会更好;应该学习我国各族人民的文化与艺术而不是单一族群的文化;怀疑是同化政策。

针对教师为了教导学生也需完成相关课程及评价标准(DSKP)的课程,包括爪夷书法学习标准,高达8万8791人(77.2%)认为,没必要再增加教师的负担;只有1820人(1.6%)认为,这是师生共同学习的好机会。

另外,有4万4947人(39.1%)认为,教师只是为了配合教育部的政策而受训,质疑他们是否真能具备鉴赏爪夷文书法艺术的能力。

%e7%88%aa%e5%a4%b7%e6%96%87%e4%b9%a6%e6%b3%95-%e8%af%a5%e4%b8%8d%e8%af%a5%e5%ad%a6-06

也有2987人(2.6%)持其他意见,认为这是浪费资源,浪费时间,没实际用途;多此一举,事倍功半;这课程没有讨论的意义;把经费作为训练英文会更好;当华小老师无法掌握爪夷文,可肯定教育部会派送马来老师来教导,这导致华小师资问题更加严重。

大部分民众认为,爪夷文书法引起朝野及人民反弹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教育部事前没有与文教组织商讨就擅自落实政策,引起人民反感。其次,则是教育部没有先解决承认统考的课题,却执行多个偏离教育蓝图的计划。

参与民调的民众也忧虑,一旦开了先例,未来是否会逐渐增加更多爪夷文的内容及考试?并觉得教育部应果断的去执行真正对学生有益的教育蓝图内容,而不能一味推卸责任给前朝政府。

%e7%88%aa%e5%a4%b7%e6%96%87%e4%b9%a6%e6%b3%95-%e8%af%a5%e4%b8%8d%e8%af%a5%e5%ad%a6-07

当中,只有2949人(2.6%)对此没意见。其他民众则给出其他反弹的原因,例如,有同化嫌疑,完全不顾华裔印裔的感受;担心从此华小的教育就会逐渐地被伊斯兰化或被边缘化;此计划不能为国家提供未来提高竞争力的教育,没能把国民教育推向世界高峰及违反教育原则等等。

此外,也有部分民众认为,该政策还是学生填鸭式教育;教育部该清楚小学课程得符合小学生年龄的学习项目,而不是一味地著重于远大理想迫使小学生拔苗助长。小学生一旦语文基础不扎实,国语听说读写困难,那么这孩子日后该怎么应付中学以国语为主流的学习?更不用说日后到各政府部门处理事情却未能良好沟通了。

 

华社忧伊斯兰化 学者建议公开对话

政治学者黄进发博士表示,爪夷文书法掀起华社的反弹,主要是许多人认为:“如果今天引入学习爪夷文,就代表是学阿拉伯文,下一步就是要念可兰经。”

他说,在马来社会,很多人认为政府需扩大爪夷文的使用,其想法也认为,这代表著伊斯兰化。

download

“在这一点上,华人社会和马来社会有著共同点,因为他们认为爪夷文必然是伊斯兰,而不去管实际的东西,并把象征性意义过度放大。”

他说,换句话就是大家心里非常不安,藉这个爪夷文一次发作出来,华社应该担心的是爪夷文的主流化,而不是将爪夷笔顺练习看成是世界末日。

针对若政府坚持落实“爪夷文书法”,华社仍然反对该事件,届时政府该如何化解?时事评论员刘惟诚表示,在这事件上,华社是担心教育部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去推行该政策。

他解释,华社过去在华教的课题上,已碰壁很多次,即政府把所有的东西都建构得非常完美,到了最后,却变成不是他们所意想的局面。

screenshot-2019-08-07-at-3-02-51-pm

他说,目前,政府要解决该问题只有3个办法。第一,所有行动党的部长必须停止解释,从事件爆发至今,所有来自行动党的部长轮番现身解释,基本上却对该事件毫无帮助,只是愈描愈黑。

“第二,支持爪夷文的帖文应在事件爆发时就出现在社交媒体,虽然这两天社交媒体才开始出现有关帖文,但是,迟到好过没到。”

他表示,最后一个办法是,政府必须启动公开及更广泛的对话,在对话的过程中,所有教育部官员都必须参与,例如教育部长、副部长及教育局总监,且涉及对话的团体也必须更多,同时必须是公开的。

许多民众也通过面子书及WhatsApp留言的方式发表各自的看法,不过反对的声音比赞同来得多。其中有民众质疑,落实爪夷文书法政策,难道以后学生就会到中东国家发展吗?

此外,另一名民众则表示,希盟政府曾说过,该政策是于2016年就开始拟定,为何政府不考虑从前朝时代就无法解决的问题“承认统考”优先解决呢?或将两项政策同时进行,或许民众反对的声音不会那么大。

然而,有一名赞成该政策的民众说,想当年,在她读书的时候也曾经学习爪夷文,但不代表她不是华人。

在众留言中,有一些民众则表示,政府不该将爪夷文列为正课,反之是列为课外活动,因为不该强制学生学习爪夷文。

在此课题上,988电台主持人陈峰表示,他个人是不认同大家使用“强制性”的字眼,因为学生在学校上课,哪一本课本不是强制性的?应该说,整个教学大纲都是强制性的。

反之,他个人会从“用处”及“原因”的角度来看待此事。

“如果你一直强调强制性,你可以试问一下你的孩子,从早上读到晚上的课本,哪一本是孩子本身自愿学习的?就算到了中学也未必有自愿学习的课本。”

另一方面,一些民众在发表个人看法时提到,爪夷文的用途不广,为何不用学习爪夷文的时间,用来学习其它东西呢?对此,陈峰说:“我们从小学到中学所学习的东西,许多学到最后都是一堆问号的。”

另一名主持人Aaron则符合上述说法,“我们在学校学习的一些数学方程式,在日常生活中也鲜少用到。”

陈峰也将民众针对此课题的留言分成两派人马,第一种是,不认同将爪夷文加入正课,认为这种做法会增加学生的负担;第二种则是,倒不如使用学习爪夷文的时间,去学习其它更符合时宜的技能。

但是,他认为,学习其它东西,同样也是增加孩子的负担。

主持人慧敏则认为,如果政府更强烈表达他们落实该政策的用意,或许人民比较容易接受。

(新闻整理自《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