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最正点
分享

日期
地点
主办单位
类别 :


【专访】去牢房多过教堂 “监狱神父”胡颂恆为毒驴以身犯险!

一张免费机票,一场免费的旅行,只需轻松的送件,这看似幸运之神来眷顾;殊不知,那是一步步葬送自己前途的深渊….

一些年轻人,总以为赚钱也没那么难,出国送送文件带个货,转个身有吃有喝有得飞,还能赚一大笔的优差,这样的老天掉下来的大馅饼,不用考虑先拿了再说,欣然接受罪恶的诱惑,替自己选了一条不归路。

每当看到一个个来自不同国家的年轻人,不断上演着因贪念宁当毒驴断送前途的当下,他惋惜愤慨,毅然扛起反毒旗帜,用自己的力量拯救与帮助沉沦的人,一路走来,34年了。

他是胡颂恆神父(Fr John Wotherspoon),人称“监狱神父” 。原籍澳洲,已经71岁的Father John,这么多年来去过最多的地方,不是教堂,而是牢房。

screenshot-2019-10-17-at-9-37-16-pm

他一直都住在香港庙街一栋简陋的唐楼的一个小单位,住家内一张单人床,一部电脑和两个文件橱柜。他,即便回到家,心思依然放在如何帮助毒驴和他们的家属,包括搜集更多资料,为执法机构提供贩毒集团(他称之大鱼)的证据,希望能减少年轻人受骗。

20190425024028999

贩毒分子找毒驴,从以前的诱骗到如今扩大至网络,用社交媒体用脸书来招揽目标,胡颂恆这些年更是扩大他的反毒足迹,从香港扩伸到非洲、东南亚,包括马来西亚。

通过监牢服刑的毒驴所提供的资料,胡颂恆展开他的“卧底行动”步步追踪,从哥伦比亚,巴西,坦桑尼亚,肯尼亚,中国,泰国等搜集到的证据,向相关政府提供“大鱼”的资料。

wotherspoon-e1542051795649

在胡颂恆的反毒岁月里,他在香港监狱接触了至少30位入境香港失手后入狱的大马毒驴,但神父相信这不是最真实的数据,极大可能这批被囚禁的毒驴只不过占了10%,换言之,很可能有300位的大马年轻毒驴成功的“带货”入境香港,次数甚至可能不只一次。

“这300人还不包括到其他国家去的数千人。根据警方在2018年的数据,在世界各国监狱服刑的大马毒驴,有450人。”

胡颂恆说,很多年轻人求“财”若渴,贩毒集团看中他们的对钱的渴望及物质需求,诱惑他们让他们同意做这种肮脏犯法的工作。

“这些小毒驴失手后,面对的是20年的牢刑,但这些‘大鱼’却继续逍遥自在;他们恶毒到甚至把这些人送到有死刑的国家去,这不等于把他们送去‘死’吗?”

因为察觉到马来西亚跨国运毒现象恶化,甚至每星期都有大马毒驴在香港被捕;胡颂恆神父最近来了大马,帮助一位女毒驴雪莉(化名)的家属时,接受《星报》旗下R.AGE专案记者的访问,道出了他的反毒经历。

R.AGE专案小组也就上述课题展开系列拍摄及报道,除了用镜头记录了胡颂恆神父艰苦的拜访之行,专案团队再次通过“放蛇”的侦查手法,揭开贩毒分子如何诱骗年轻人,走上“毒驴”之路。

1ba599ca-1a55-444e-9c4c-be2a4401b69f

胡颂恆这个决心,其实为自己带来很多危险,包括他因为这样做毅然直奔巴西圣保罗一个著名吸毒场所,与尼日利亚籍贩毒者对峙,甚至在中国用隐藏相机来偷拍贩毒者。

“如果我可以从中找到更多的证据,显示这些运毒者是被贩毒集团所骗或被胁迫带毒,让执法当局得以把贩毒头目绳之于法,可能会帮到这些毒驴,提高减刑机率。”

他向记者展示他“以身犯险”的录音,音频中对话显示他遭到贩毒分子的恐吓威胁。这一切,旁人听了也深感恐惧,但胡颂恆却一点也不畏缩。

胡颂恆来马,把他在香港监狱与大马毒驴的会谈记录与资料,包括“中间人”的身份、聚集点、招人会面地点及住址,以便进一步确认身份,让我国执法当局采取接下来的行动。

这是胡颂恆第二度来马,在这3个星期里,他拜访了雪莉在内的18位毒驴的家属,一点一滴的收集相关的资料。

“如果我做到这一些,我或许可以救到雪莉和其他毒驴的宝贵生命,如果能证明他们是无辜的,他们有机会重见天日。”

根据香港法律,贩毒罪名下的刑期是20至30年,胥视毒品数量。一旦运毒者俯首认罪,刑期一般比较低,行为良好可在7至8年出狱。反之,倘若不认罪,且输了官司,刑期就是20至30年。

胡颂恆与雪莉的父母见面。夫妻说,他们每个月都会等待女儿每月获准的一次来电,每次谈话仅限10分钟,每次谈话她都在哭,甚至询问他们是否应该认罪。

这其实是一个没答案的问题,尤其是父母深信孩子是无辜,只是苦于没证据。几个月过去了,雪莉始终得不到爸爸妈妈肯定的答案。

胡颂恆很努力的搜证,包括用之前的“钓鱼”手法希望能套取更多的有力证据,他说:“我相信他们不会对一个老人家如我做什么,至少我相信他们不会。”

screenshot-2019-10-17-at-9-34-59-pm

记者追访他的这个晚上,71岁的胡颂恆按照囚犯给他的模糊资料,去找据称是尼日利亚头目的公寓住址。地址并不完整、没门牌没楼号,有的只是楼层,他拿着旧照片,大海捞针的一栋栋找,一间间问,4小时过去了,一无所获。

他说:“今晚运气不太好….” 但依然坚持着。

胡颂恆这晚虽然一无所获,但他的善行与举动被肃毒组高级警官所知悉,安排了在他离马回港前与他会面。

“每当我累得闭起双眼,脑海浮现那群年轻孩子的模样,我知道自己不能放弃。其实,对我而言无功而返不是最遗憾,最可悲的是当我提供了资料,当局却什么也没做。”

“这也是为什么我要自己亲自做,我了解当局的程序及需要时间处理,但我不能等,因为这些羁押者上庭需要证据。”

这条救人之路,胡颂恆不会回头,他选择坚毅的走下去…..

(专访整理自《星报R.AGE》)